叶窅垚。

圈多物杂。
个人摸鱼/学习/随笔储存地。
不友善。不美好。保持沉默。

[20180814]夏蝉

存点想法。
和老大聊了一会天。从今天真的好热那条裙子真好看聊到冰沙好好吃我是养乐多系女子。原来闲下来,人会变得很无聊啊——差不多是这样的感想。偶尔没事也会想着做点东西,但是太久没动手了不太习惯。
我妈说想让我早点去把手术做了,但是夏天伤口不好护理而且天气很热啊,想拖到冬天,反正也不是要命的问题。但是冬天的时候我肯定在忙着备考,真的会有时间吗?
最近很想动笔写一个故事,大概是土方组吧。关于救赎和被救赎。但又有点想写兼安,安定可能稍微有点心理疾病的设定。总之都是脑子里一团乱麻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出来。我不太适合搞这种事情,以前有篇旧歌谣鸽了,人生不值得。
清手机的时候看见很多以前的消息记录截图,没忍心删掉,但是不删对自己来说实在太折磨。每次翻出来就意味着把伤口上的痂揭开一次,血肉模糊的,看着难受。今天也没记得去补薄樱鬼,我jio得很不ok。
下午要和老大出去,没想好穿什么衣服。想跟家里商量一下买件不良jk,长裙我喜。虽然前几天被心选说了“本来就只有160,你是不是要把自己穿成150”这样的话,但是我觉得比起露腿我更愿意选择显得矮一点。
抽个时间写一个我自己的故事吧。关于夏天和一只狸花猫。是喻文州生贺里面那只猫的原型。
我想喝养乐多。也想去图书馆

[黄少天中心/路人视角]饮料和蛋糕。

极限短打。写到后面心情不太好就写不动了。
少天十八岁生日快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G市的夏天确实是热得过头,出门不到五分钟就能衣服湿透。学姐的奶茶店对面电竞俱乐部里走出来个男孩——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比较好,说是男人还为时尚早,说是男孩又略显幼稚,大概十七八岁吧——身上穿了件白底蓝花的T恤,手里甩着个和他打扮明显不符的钱包:我这样判断是因为那钱素得过分,这种muji的性冷淡风格一看就不是走出来的那人的风格嘛。

我对这些游戏略有了解,对面这家俱乐部叫蓝雨,好像是荣耀职业联赛的一支队伍。至于这个少年——先姑且这么喊他——我知道的不多,只知道他经常替队里的人来店子里带喝的回去。他偶尔心情好了或者心情太差,就跟话匣子关不上了似的,叽叽喳喳说半天才停。我耐不住闹,每次都尽量快点把他要的东西做好了让他带走。

今天不知道是什么情况,他一直在马路对面的俱乐部门口站着没动,可能是觉得晒得太让人崩溃,没过多久就又进了俱乐部的门。哎、有时候真得感谢空调,不然现在得怎么办啊?也不知道这位有点话唠的常客有什么事要去办——难道是外卖不能解决的问题?——行吧,我刚说到这个问题,就接了个外卖单。

等到我忙完了手上的工作,把喝的交给外卖小哥之后再抬头望的时候,出来的就不只是那个头发偏向棕黄色的少年了。他身边还有几个年龄相仿的同伴,几个人说说笑笑着往马路这边走。——看起来心情不错,是有什么喜事吧。

他们几个人走得不快,但也不算有多慢,一会就到店子里来了——每个人都点了杯喝的,出的钱是从那个性冷淡、不是,素色的钱包里出的。钱包的主人是个黑发的少年,刘海中分、啊对,他也是这群人里头打扮得最像学生的一个。这群人点的跟平常那个少年带回去的差不多,几个人窝在店子里一边喝一边聊。我坐在吧台里戴着耳机补剧,模模糊糊听见几句什么“天哥生日快乐”、“以后出道了加油我们才有得吹”之类的。

看来是过生日啊,我一边看剧一边想。我读高中那会也这样,几个朋友约着不是在奶茶店就是在糖水铺,点几份喜欢的东西混过一个下午。虽然在这个年龄决定去打电竞不是主流,但他们也是和同龄人一样的人吧。

过生日的是我一开始看见的那个少年,他现在坐在一堆人里头,笑是笑出来了,只不过表情显得有点牵强。刚刚听见他们说什么“出道”,可能就是这样的事情扰人烦吧。就跟大学毕业了之后要面对社会的压力一样,让人觉得很烦躁——差不多就这个意思。

我没忍住又望了一眼他们坐的地方:桌上的饮料是每人一份,除此之外我没看见蛋糕之类的。我猜是因为生活费有限,就算过生日也不敢花大价钱庆祝一下——行吧,算我这个旁观者请他们的,给点个小蛋糕吧,外卖小哥送过来的时候这群人估计还在嘻嘻哈哈笑呢。

嗯…至于上面的花纹什么的,“生日快乐,出道顺利”、这样应该没问题了。虽然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。

来自叶窅垚的置顶。

这里是学习打卡/个人摸鱼的储存地。偶尔也会写写随笔码码同人文。
圈子主要有刀剑乱舞/全职高手/lovelive/宝石之国/薄樱鬼。如果是冲着吃粮食而关注我的话可能会让您等很久、对不起啦。
喜欢加州清光/喻文州,冲田组土方组产出不带cp向注意。支持点梗!!!等我考完我一定回来写连载。一定写。
没有练字帖。惯用笔是斑马JJ15,钢笔的话是百乐贵妃。
最大爱好是吸清光和睡觉。没有啦。
谢谢您的关注!

救命。状态差到我想砍了自己。

我错了。我从今往后再不物理课睡觉了。